前海母基金陈文正:行业空前繁荣之下 母基金不乏机遇 也要应对挑战

摘要: 目前中国的股权投资行业空前繁荣,但也存在部分基金的收益率大幅下降的现象,在繁荣中也应保持冷静。

10-13 02:55 首页 投中网

目前中国的股权投资行业空前繁荣,但也存在部分基金的收益率大幅下降的现象,在繁荣中也应保持冷静


文 | 陶辉东

来源 | 投中网

ChinaVenture

NEW

2017年9月25-26日,由投中信息和投中资本主办、投中网协办的“第11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在深圳隆重举行。本次年会以“重塑世界格局的中国力量”为主题,通过两天两场峰会,深入探讨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意图与中国LP市场趋势与机会、中国VC/PE机构发展。来自知名投资机构、高新技术企业、母基金、政府引导基金、上市公司、保险资金、财富管理机构等众多参与方,展开深入探讨与交流,梳理中国VC/PE投资市场现状、判断行业未来走势、探讨市场发展格局,为中国LP市场投资理念及策略调整提供参考与借鉴。



前海股权母基金执行合伙人、总裁陈文正在主题演讲中表示,目前中国的股权投资行业空前繁荣,但也存在部分基金的收益率大幅下降的现象,在繁荣中也应保持冷静。


陈文正的演讲主题是“商业化母基金的机遇和挑战”,他认为商业化母基金有很大的机遇,但是需要应对四个方面的挑战:


第一,在资本募集上,要寻找到对股权投资有充分了解的长线资金。


第二,要拿出超过大多数子基金的业绩。


第三,因为目前市场上的长钱也短视的现状,基金要有适度的流动性,为LP提供一定的短期回报。


第四,要有为LP和子基金两方面提供增值服务的能力。


以下为陈文正在“第11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上演讲实录,投中网编辑整理:


感谢投中让我有这么一个机会和在座的LP同行以及GP一起分享交流。我分享交流的题目是“商业化母基金的机遇和挑战”。为什么叫“商业化”而不叫“市场化”?这里面有一个故事。有一次在天津参加一个会,说起基金的事,有一位嘉宾说,前海母基金只能说是商业化,因为现在政府很多的基金也是用市场化的方式运作的。我就说我们的理解是,我们是主要以财务回报为出发点的基金,钱是市场化募来的,GP的选择、项目的选择完全按照商业准则来做,所以叫商业化母基金。


我今天的汇报分四个方面:第一,回顾我们这个行业目前的空前繁荣;第二,讲讲商业化母基金的机遇;第三,商业化母基金的挑战;第四,对前海母基金做一个介绍,说说我们怎么抓住这个机遇,应对这些挑战。


中国股权投资行业空前繁荣


目前中国有6.4万亿的私募股权基金管理规模,同时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的规模是多大呢?2.3万亿,也就是投股票的是2.3万亿,公募基金管理的基金投资股票的是2.6万亿,这两个加起来也不到5万亿,也就是说我们管理的投资一级市场的资金规模超过了私募证券基金公司管理的基金规模,超过了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股票型基金的管理规模。所以我们这个行业可以说是空前繁荣。


今年1—9月份,A股IPO 342家,融资额1715亿,全年预计将会超过2010年的348家,今年IPO的数量将会创历史新高。


2010、2011年的时候是“全民PE”,现在是什么状况呢?可能我们只能叫“国家股权时代”。2010年我们行业募资额是2568亿,投资额是1044亿,A股IPO数量是348家,融资额4800亿,2011年行业募资额4000多亿,投资额2000多亿,相比2010年翻了一倍多,IPO数量281家,融资额2809亿。2016年我们的融资额将近14000亿,投资额7000多亿,A股IPO数量是227家,融资额将近1500亿。今年上半年已经有342家通过IPO,我们回想2010、2011年,IPO的时候发行的市盈率可能是50、60、70倍,现在发行的市盈率可能只有20倍,好的股票上市以后涨几个涨停板,但是也有一些股票涨了几个涨停板以后又回来了。我们回顾这个历史,再看现在的时候,我们是做一级市场,以后我们的“韭菜”在什么地方,我们怎么去培育?我们再看看当年在全民PE时代,今年的基金是什么样的情况。上周我和国内一家最早做母基金的机构进行了交流,他们的体会是,基金的收益率大幅下降,用了一个比较震撼的词,“有的基金是断崖式下降”,我们在行业繁荣的时候也需要一丝冷静。


商业化母基金的机遇


在机构化的母基金当中,政府引导基金和国有资本占了3/4。政府引导基金和国有资本带来什么问题?政府引导基金有出资比例限制,有投资地域限制,国有资本在一个基金当中占的比例过高,可能会在IPO的时候要转持、利润上缴。另外,民营资本单体出资不够稳定,这也是当年我们在全民PE时代遇到的问题。因为挣钱效应,很多钱涌入股权投资市场,但是到后来IPO暂停,引发了一些问题。另外,保险、银行、社保的钱对股权投资的参与还在试水阶段,还要摸索怎么做。


中小投资人只有参与母基金才有对优质GP投资的机会。现在市场上有良好口碑的,有很好业绩的机构募资并不难,它们在调整自己的LP结构,希望由中小投资人为主的形式变成机构化的形式。


这些都是我们商业化母基金的机遇。因为我们不分地域,不分阶段,不分行业,我们就是在这个行业当中寻找好的GP,你在哪儿,我们跟到哪儿,我们来给你提供“子弹”,未来还可能一起产生更多的业务机会。尤其,我们和政府引导基金可以产生合作,大家共同对一些优质的GP进行投资。


商业化母基金的挑战


这些挑战来自几个方面:


第一是资本募集。刚才陈颉总列出了很多LP机构,但是在我们实际的体会当中,很多大型的基金,尤其国字号的,有政府出资的,有很多银行愿意追捧、投资。上周也是在一个会议当中,有一家管了国字号基金的机构,其中银行也出了钱。现在银行跟他说,监管部门问,你这个钱是自有资金还是理财的钱?如果是理财的,你的期限、对象、出资人能不能完全匹配?如果是自有资金,等于把资本金百分之百的消耗,可能很影响他的信贷规模。如果监管部门不做一定的调整,可能后期出资都比较困难。另外我们看,国外的这些长钱,比如说养老金、公益组织等等,在中国很少。社保对股权投资行业的投资只占很小的比例。另外还有三类股东的问题,信托产品怎么进来?还有对管理人员的考核,长钱也是短期化的,哪怕是国有资本,哪怕是政府出资,都希望马上能得到回报,三年五年都觉得很长。在这一块我们还缺少真正的能够对股权投资有充分了解的长钱来支持我们的股权投资,所以我们会遇到资本募集的问题。


第二,要有超出大多数子基金的业绩。第一是我们有同行,我们商业化母基金的管理机构,第二是原来很多国有资本,包括政府引导基金也会拿资本进行市场化运作或者商业化运作,也会进入到市场。此外,还有一些保险、银行,以及其它的大的机构,他们本身也是一个母基金管理人,等于说有来自于我们同行之间的竞争。同时也有来自我们LP的压力,如果我们的业绩超不过LP自身在市场上投资、去选择GP的业绩,很可能未来的募资也会有困难。所以GP需要有很好的基金选择能力。国外有一个统计,收益分布最广的或者是最离散投资的就是股权投资,高的年化收益率可能30%以上,低的可能是百分之几,甚至可能是负的,这样一来就需要我们很好的选择。刚才也提到了,现在市场上有1万多家管理机构,哪些比较好?在现在这么好的创业时代,除了很多的企业家,很多原来在某个大的机构当中的人出来创业,还有大的GP管理人也出来创业,自己组团成立新的基金,所以我们需要有很强的选择能力。同时还要有很好的资产配置、行业的配置能力,另外还要有直投项目的判断能力。现在很多母基金的投资方式是投子基金+直投结合。很多基金的成功,它是因为少数的项目成功带来了这个基金的成功,如果你不能在基金推荐的项目当中选择到确实好的项目,你选择跟投可能就没法达到目的,这也需要你有很强的判断能力,在市场上我们也听到和看到有些基金管理人因为投资了不好的项目,给投资人带来巨大的损失。


第三是要有适度的流动性,刚才讲到我们现在市场上的长钱也是短视的,希望有短期的回报,我们现在的基金管理人就要为LP能够提供一定流动性的安排。


第四是增值服务。我想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随着母基金管理人的增加,LP的诉求也会增加。现在我们看到有的LP投资一个基金,他可能希望获得财务回报,同时也希望获得其它的业务机会,或者他是通过投资有经验的子基金来锻炼、磨炼自己的队伍。另外,我们要有为GP提供帮助的能力,也就是说未来的优质GP一定会和现在的项目融合,光有钱是不够的,你要能够给他带来价值,带来增值服务。比如说通过投资你的母基金,他能够找到投资人给他投资。比如说他可能对某个行业、某个领域十分的了解,但是对国内的资本市场不熟悉,比如说你还可能给他获得项目资源,所以说我们商业化母基金也面临很多的挑战,你如果要能长期、持续的发展下去,需要做好很多工作。要有优良的业绩,同时我们有有赖整个国家的政策环境的支持。包括现在我们的备案、我们的管理人的要求,他们的专业化的理解和我们的理解完全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今年也看到,像平安银行这样的机构,它的发展都是按着行业来走,比如电子信息产业,或者健康产业。但是我们的监管部门可能对它的理解是说,做VC的就只能做VC,做PE的只能做PE,所以导致很多投资人是困惑的,他的基金可能存在很多的平行基金,并不是一期一期的,并不是在基金当中做一些配置,导致投资人的收益是不一样的。


前海母基金介绍


刚才主持人说到了,我们是国家支持的一只商业化母基金,这也是当年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设立的时候国家的一项政策,鼓励前海设立股权投资基金,深圳市政府出了10个亿作为基石投资人。


另外我们有一个多元化的投资人,我们现在的规模是280亿,这是一个单一的基金,有40多个投资人,这些投资人当中包括政府,既有本地政府,比如说深圳市政府,包括龙华区、福田区和南山区政府,另外还有外地的政府,我想这也是不容易的,一个外地政府投资一个不在当地注册的基金,包括厦门、北京、天津、河北政府的投资。此外还有央企,例如中国电信。另外还有金融保险机构,像人保、太平、永诚保险等等。另外还有银行,像招商银行、北京银行、渤海银行。更多的是一些民企。在我们的基金当中,政府的资本或者国有资本占有一定的比重,但是我们的民营资本也占到了大概60%。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深刻体会到不同的投资人对GP的不同诉求,怎么来平衡各种诉求,来满足大家的不同的期望。


另外我们还有一个独特的管理人结构,我们有以景海涛为主的管理团队以及下面的员工,深创投是我们的机构合伙人,还有联合合伙人,像马蔚华行长,还有业内的沈南鹏、熊小鸽、厉伟等等,另外还有出资额比较大的LP。经过一年的时间,我们从十几名员工发展到50多人,而且我们不仅仅是原来熟悉股权投资的,我们还有来自银行、国外母基金管理机构,还有来自资产管理公司的人,通过不断发展壮大团队,来实现我们的商业模式,开拓我们的业务。


我们的商业模式也有所创新,第一是双重收费的问题,我们这个基金是不双重收费的,这样解决了投资人关注他的利益的问题,他投资于前海母基金跟投资于某个子基金是一样的,对他来讲他相当于是雇了几十号人帮他选择这个子基金,另外也帮他组成了一个有力的机构来选择好的基金。我们股权投资和项目投资相结合,和债券相结合,通过债券,通过一些相对短期的投资为这个基金提供流动性。今年我们就会做一定的项目分配,去年我们投了一些相对来讲时间比较短的项目。另外,我们上周一个项目过会了,今年还有4个项目排队。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来为我们的LP进行服务,我们希望通过打造一个平台,把我们的LP、GP和项目联系在一起,为他们提供服务。


今天在座的有LP、GP,也可能有其他的项目方,希望我们今后能有更多的机会一起合作,共同推动火红的股权投资的时代往前发展。谢谢大家!


END



首页 - 投中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