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寻心12-09 19:37

摘要: 一艘渡轮,不带喧嚣的在河面缓缓划过,船尾处遗留下一条拖的长长的痕迹,似乎在怀念着什么,回想着什么。

风吹过的地方,就值得前往


“期待与你几分钟的相遇,不多不少刚刚好"

---沐风

透过窗,淡淡的独属于清晨的一丝光线温柔的洒在平静的毫无波澜的河面。


一艘渡轮,不带喧嚣的在河面缓缓划过,船尾处遗留下一条拖的长长的痕迹,似乎在怀念着什么,回想着什么。


九月总是繁忙的,充满活力的。


两年前的九月,沾着对高中的不舍与眷念,对大学的向往与憧憬,迈着忧伤而明媚的步子终于踏入了大学。


“师弟,你是法学院的吗?”“呃,我是经济与统计学院的。”


简短到只有一问一答的两句话,回首时才发现,那已是,初入大学时的全部印象。


我记得,那一刻,我刚进入小桂花那有点锈迹的不怎么高大的门口,拖着厚重的行李,木讷的面对着师姐的热情相问。


看着师姐在听到答案之后的那淡淡的失落,仿佛丢掉了什么宝贝儿似的,还给了旁边经统学院的师兄师姐一个调皮的白眼。


那是一群怎样的人了?


跟随着他们走进人来人往,走进欢欣喜悦。


总是怀着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这陌生却似乎有点儿亲切的教学楼,操场和来来往往满怀喜悦的同学们。


只是随着时间从指缝间的悄然流走,总难以再以同样激动好奇的心去仔细打量探索周围的一切。


是的,渐渐地,我们都变得懈怠了,习惯了,甚至是麻木了。


日子就这样在不经意间从眼前晃过。

一年前的九月,怀着一点刚当上师兄的激动,带着还很青葱的自己,成为了一名导助。


四天,在每一个和睡意挣扎的早上睡眼惺忪的坐车过去,然后在深沉的夜色中坐车回去。


遇见的仍是熟悉的5号楼,熟悉的大大的操场,不同的是,身边多了一群熟悉的小伙伴。


不一样的九月却同样迎来了一群心里有片海,眼里有束光的少年少女。


那四天,和她们再一次走进宿舍,再一次去雕塑公园玩游戏,再一次站在台下进行开学典礼,再一次同他们听着林书记同样鼓舞人心的话语。


我知道,一种叫做never ever give up的东西在催促着我迎着风,带着光,前行!!!


也许是囿于导助的限制,从结束导助生涯的那一刻起,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提醒自己:


一年后,要成为一名导生,成为一名合格的师兄。

于是,在漫长的等待与思索中,终于今年的九月如期而至,你们和我于小桂花如期相遇。


也是今年的九月,我才有底气敢说我能够有资格暂时成为你们的师兄,成为一名合格的导生。


一年未见的小桂花,再次来见你时,依然拖着一个箱子,只是这次与你的是相遇在夜色中,是在新生入校的前一个晚上。


夜色下的小桂花,仿佛变得神秘,变得梦幻,让人不敢轻易的去触碰,生怕惊醒了它的梦。


梦里的它,应该和你们相遇了吧,梦里的它应该很开心吧!


简陋的只有一块木板床的宿舍,随意的放了一块瑜伽垫,裹上被子,送走夜色,送走过往的自己;



天明时分,便迎来了你们。


一如两年前的我,你们同样满怀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明亮的双眼里闪烁的是教学楼,是操场,是我们,是身边陌生而亲切的小伙伴,是所有能看到的一切,感受到的一切。


面对你们,我终于可以任性的告诉你们我想告诉你们我想告诉的,玩任何想和你们一起玩的,一切只因为我是你们暂时的导生,将来的朋友。


有一个你,在清晨去雕塑公园的路上告诉我说,


感觉师兄的带着我们就像是外面的助教,带着一群小朋友出去郊游。


对我而言,也许,助教是一颗不知名的星,工作一结束,我们就形同陌路,了无牵挂。


可是,你们对我而言,不一样,我们一同成长,一同前进。


我们未来必然会各奔天涯,但却会在时光深处的某个角落相互牵挂,因为我的生命里早已有了一份属于你们的抹不掉的光彩。

有人曾问我,大三了都,为何还如此奔波,还想当导生?


的确,大三的我们活力被不断的消磨,初入大学时那颗火热的心也渐渐变得温凉,平淡。


或许是一年又一年的新生用她们独特的激情不断的感染着我,催促着我;


也或许是那颗不甘寂寞的心,更或许是一届又一届师兄弟(妹)之间传承的使命感。


透过窗,河面上的船一艘一艘的缓缓划过,船尾处拖着一条长长的痕迹,似乎在怀念着什么,回想着什么;


船头微微冒出的一簇簇雪白的浪花,似乎又在期待着什么,憧憬着什么。


“期待那个一直向前的你”

-End-

 

文字|沐风

排版|沐风

图片来源|网络


长按二维码,关注寻心